开示节选
 
2009年8月13日 南开诺布上师开示

主题:大圆满的奇迹——毗卢遮那心部教授
(心性直指、大圆满的禅修要点、传中坐法)

口译:Felix

文字整理:Wilson

校对:Wilson



大家好,我们首先修上师瑜伽和唱金刚歌。

(仁波切带领修习上师瑜伽)。

在大圆满教法中说,我们处于本性当中,在昨天教法中我们重复了很多次,我们如何处于本性当中呢?是通过上师给予直指。在直指的时候我们发现了本性,这就是大圆满教法中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一种灌顶的形式,那是密乘的系统;也不是接受戒律之类,这是显宗的方式,在大圆满教法中最主要的是(心性)直指。因此噶绕多杰说首先是要进行直指。昨天有些新弟子问我,“你总是说上师会给予直指,但什么时候你才做直指呢?”在这次教授中并没有要专门做这个(直指),这次讲授是(以)认为人们已经具备了这个(直指)经验(为前提)的。因此我们要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做一些事情,特别是为那些新来的弟子,对老弟子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我们怎么做呢?为了进行直指我不会只是做解释,而是要通过经验进行。主要有身、口、意三方面的经验。因此,在这些经验中,心的经验就是空性,它会更加容易。所以我们尝试首先做一些非常简单的方法。

益西桑特直指 (具体修法,为三昧耶故,恕不公布)

这是我们进行直指的方法之一,这个方法叫做“益西桑特”(智慧通彻),意思是通彻的智慧。有很多直指方法,关键是要了解,然后去发现本性。如果在这一刻不能够确切发现(本性),你们也不用担心,你们记住了怎样修,你可以自己再去修。但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你要去发现它,这是大圆满修行者的修行要领。现在我们继续进行这个教法的解释。

关于禅观的第四要点——如何超越一切概念
(藏文)这是关于禅观的第四个要点的解释。(藏语)是指我们在相对状况下的一切事物,我们不需要否定或消除任何东西,我们只是保持明觉并进行融摄。(藏文)意思是如果我们用不同的方法修禅观,或者所用的方法不对,我们及时发现是很重要的,因为这里总是说处于禅观当中就是要超越一切概念。如果我们还存有一些概念,又认为这就是禅观,这就是错误的方向。这种情况下,我们认识到这点是非常重要的,(藏文)否则我们就不是处于本初状态之中。(藏文)尽管我们总是谈到大圆满的状态,但如果我们(在禅观中)总是保有这种想法,那它就只是一个概念,(藏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点。

有些人有些想法,我听有些弟子说“现在我已经进入了禅观,但好像是所看到的或者感官接触到的跟外界没有什么联系,是向内进入内部并找到一种(可以安住的)状态。”这是错误的方向。这里解释得非常之清楚。(藏文)有些人总是会担心出错,这对于我们修行者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当他们学到一些修法,尽管是非常简单的修法,他们不是以简单的方式去修行和运用,而是在想象、判断、研究细节,然后问我很多问题。有些时候我也不能回答,因为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些问题。有些人过份使用心识做事,这也是错误的方向。当你接受了一种教法的方法,你就尽量用简单的方式来修习,不要总是担心,想着你好像要划很精确的方格一般,这就是所谓的局限。大圆满教法的原则就是要超越局限,这样就不会相应。因此这里说(藏语),就是担心犯错误。(藏文)当你修一些修法的时候,你就马上想要有所收获,总是专注在这个上面,真正意义上是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从本初以来你已经具足了一切收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念这个密咒进行加持的时候说,“嘉亚嘉亚悉地悉地帕拉帕拉”,“悉地悉地”意思就是证得(obtainment)。这里也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藏文)嘴巴上说没有什么概念,那个想法已经变成概念,总是保持着它。

(藏文)大圆满教法里也说没有什么是需要否定的,没有什么需要接受,你正在谈这些事,但在真正做法上总是在担心我们的(各种)状况。当我们修行的时候有时会打瞌睡,有时候有点儿激动。然后你就进去否定或者接受一些什么东西。(藏文)如果有任何的希望和恐惧,那一定是错误的见地,这样的人就无法进入本初状态中。这些在“美炯”密续中是怎样解释的呢?这是来自这个密续中的一个引文:(藏文)那些想得到究竟证悟的人,意味着完全处于本初状态,渴望得到这个证悟的人,他们就无法达到究竟证悟,(藏文)就像远离天空的地面一样,这个证悟会远离我们的状况。因此你要明白,一定不要处于任何概念当中,这是这个引文。

(藏文)那么怎样才是没有错误的禅观呢?(藏文)那些具有“美炯”密续中所解释的本初状态的经验的人们,(藏文)没有什么可以进入也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藏文)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可以禅修的,但对于没有本初状态经验的人来说,相对而言就需要这样的一些解释。(藏文)因此所谓的禅修就是没有东西可以修,就叫做禅修。(藏文)为了保持这种心的本性(的状态),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被认为是法身。(藏文)当我们说我们处于禅观状态的时候,了解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安置或者做些什么事情,(藏文)因此,没有什么地方或者层面可以进入,我们说进入和安住在禅观状态中,这都只是相对而言的一种表达方式。在“美炯”密续中也有个引文:(藏文)那些进入“我的层面”的人,“我的层面”是指我们自己的本初状态(藏文)并不会特别认为“现在我们觉悟了”,或者说“我们现在处于禅观当中”,因为你知道这些都是概念。这是密续中一个引文。因此,在这里进行了更多详细的解释。(藏文)这是另外一个出自“美炯”的引文:(藏文)意思没有任何东西要舍弃,没有任何东西要接受,(藏文)没有任何可以被认为是具体的禅观状态的层面,因此禅观状态就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禅修。这是另外一个出自“美炯”的非常重要的引文。

(藏文)因此,无论如何我们不要(想着)安住我们的心(无心可住,是为住心)。这个意思就是,比如我们在修寂止的时候,我们会修专注来维持着心的安住,这当然不是本初状态,这已经是带着概念了。我们利用心来做这个工作,修专注等等。(藏文)当出现念头的时候,“samba”意思是判断,“miba”意思是任何的概念,于是我们舍弃这些东西,努力想得到。“米涅巴”意思是没有东西需要安住。“米多巴”意思没有念头、“森灭巴”指没有判断、“米密巴”是指没有任何概念,我们不要去接受和强迫去做这些事情。(藏文)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藏文)我们所有希望安住在寂静状态中的欲望,当我们处于真实经验状态(本性状态)的时候,所有念头、概念其实都是我们智慧的一部分,我们的智慧是没有中断的。(藏文)没有任何需要接受和拒绝的相对的、二元的方式,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有些人会想“我现在处于本初状态中”,这样就会障碍了我们的一切修行(block卡住了我们心性的一切作用),这也是错误的想法,不是那样的。

你们记得当我们说觉者的时候,比如释迦牟尼佛,我们说他是无所不知(omniscient)的。无所不知意思是他具有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我们所有的想法和判断都融入了这个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当中。并不是象卡住什么东西一样,我们(无法生起妙用)就像变成一块小石头一样(冥顽不灵)。这是非常重要的,下面对此作了非常清晰的解释:(藏文)我们的(一般)状况和我们(真实的)法性的状况,我们如果认为它们是分开的或者是不同的方面,就会变成如主体和客体一般,但不是那样的。当我们处于法身状态的时候,意味着我们处于本初状态,它具足无穷的智慧和功德,当然我们就会无所不知,而不会没有任何念头。在我们本性当中,我们的念头和概念不再是凡夫的方式。这是对此进行更多一些的解释。(藏文)这是接续的部分。否则就变成主体和客体(二元能所相对的方式)。(藏文)能够有幸发现本性的人,也知道如何能够处于本性当中,(藏文)对我们的心没有什么可以整理或者协调的行动(无须特别造作来修心),(藏文)我们处于心的本性状态时就像处于法身的光芒当中一样,其语的方面,就是所有的能量都会显现。就像从阳光中显现光线,这就是能量若巴的显现方式,(藏文)心就会象金刚的状态一样,如虚空一般。(藏文)任何人以这个方式来禅修,一切事物就是身、语、意(一切事物都融入三金刚中,显现为本性的智慧)。(藏文)没有什么需要禅修,也没有什么人在修禅,超越了这些概念。(藏文)一切事物都会从智慧当中显现出它的功德,没有任何中断,同时也不是我们普通的二元境界,因为二元境界总是会中断,或是会对我们安住本性状态制造问题。关于这个也有个引文,是来自根本密续:(藏文)意思是一切现象从本初以来就没有被束缚着。从来没有东西我们可以认为它是本质精华,也没有什么可以禅定,(藏文)就像虚空的层面一样,(藏文)这就是所谓的普贤王如来状态,一切都很好。


禅观中的感官和姿势
(藏文)那么根据引文的意思,当我们在修禅定的时候,(藏文)对禅修者来说,对于打开或者关闭所有五根感官都不会有限制和区别,比如说你打开眼睛,你可以看见;开放耳朵可以听见,如果封闭起来就听不见。没有任何(开放和封闭的)差别,意味着不要被任何这些方面所局限,有时候我们说:我们大圆满修行者在禅修的时候要睁开眼睛。有些人就认为它是大圆满的修行规则,所以我们一定要把眼睛睁开。它不是这个意思。就像在续部当中修行一样,其中有很多复杂的观想,你闭上眼睛观想会容易很多,因此修行者要闭上眼睛。这里是说没有必要总是要闭上眼睛,你可以睁开眼睛,因为要准备好用你的感官来接触外尘,但这取决于具体情况,有时候你可以闭上眼睛,你也可以处于禅观当中。比如你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也可以处以禅观的状态,没有必要睁开眼睛,这是个例子,意思是说不要被这些所局限,不仅仅是眼睛还有其他感官。

(藏文)包括姿势也是一样,你可以安住任何的姿势,对于安住禅观当中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那些初学者或者比较能力较低的人来说,我们也会传授姿势方面的信息。比如交叉双腿,或者是采取“瑞西”(仙人)的姿势把膝盖靠近身体,你可以那样做,你这样做可以非常容易控制你的能量,如果你控制了能量,你在心方面的问题就会较少,同时也更加容易控制心,否则心总是扰乱你进入禅观的状态。对于初学者这些也是有用的。并且不要有局限,一般来说我们在大圆满中说不需要任何姿势,你就会觉得所有姿势都是负面的,了解个人的具体情况也是很重要的。(藏文)那些有大圆满知识经验的人们,他们遵循阿底瑜伽修法,没有必要有这些相对的局限,(藏文)甚至在我们行住坐卧的时候,或者你感觉非常轻松快乐的时候,或者感到悲伤困难的时候,(藏文)作为大圆满修行者你都可以融摄这一切,不会有特别的过失。当然,对于没有这种能力的人们来说,就会成为障碍。(藏文)当我们具有这种经验的时候,我们不会希求收获或者得到这些功德,处于我们的本初状态;如果我们想要专注于法性的状态,这样它也会变成概念。(藏文)当我们修法的时候,采取任何感觉舒适的姿势就可以了,比如我们修法的时候,我总是说“想坐下来的人把双腿交叉起来就可以了”,有的人如果有困难,你也可以坐在椅子上,或者像日本人一样跪坐,没有任何区别,重点是要保持脊背挺直,这样能够相对地协调我们的能量,所有这些(关于姿势的)解释都出于这个原因。

禅观中如何超越局限
(藏文)我们日常所有的修行,我们不要有局限,然后我们就可以融摄。(藏文)因此我们也不要用被二元境界所局限的方式来修行,尽管我们有二元的境相,我们生活在人类的一般状态中,但我们不要担心会陷入这种二元状态,(藏文)我们也不要落入主体和客体的对立思维中,不要走了错误的方向。(藏文)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接受和拒绝,我们也不会落入如小乘知见一般的立场。(藏文)尽管有很多不同的见地,每个学派有其自己的不同见地,特别是我们在学习这些观点的时候也不要受其局限,这样我们就不会落入那些(错误)的方向。(藏文)于是我们就超越任何心智层面的概念,我们就不会有任何这些问题。

(藏文)任何事情我们都不需要去拒绝,尽管我们不拒绝,但一切事物在我们的明性当中都是一清二楚的。(藏文)尽管一切事物都在我们的明性当中,但是我们不会有起心动念进入这些概念,或者我们接受了这个事物并进入其概念(意思是看见或感知一切事物的时候不会生起关于这些事物的任何概念)。尽管每件事情都是我们本初状态潜能的一部分,我们也不会有这种概念。(藏文)我们不做思维和分析,(藏文)尽管我们不进入这种局限,但是并不会打断我们的明性,每个事物都是清晰的。(藏文)这就是(关于)在禅修状态中了知一切(的解释)。

(藏文)有些时候我们受到睡眠的很大局限,我们在睡眠状态的时候没有明性,或者我们有很多的紧张焦虑,我们也不要局限于此,我们也不要想着这些是负面的东西。(藏文)意思是不苦行任何事物,这看起来和大乘体系相违。大乘中的菩萨总是说他们要苦行(自己的利益)来利益其他人,等等。在小乘里面也有很多的“嘎突”,“嘎突”意思是苦行,大圆满教法中不会说你要为了证悟而有所苦行;甚至在续部(密乘)中有时候他们也要做很多苦行。比如你们看得明白米勒日巴的精彩传记中,米勒日巴所做的事情总是非常好和非常积极,但是米勒日巴主要是修行密乘的体系,他在禅修的时候把油灯顶在头上,因为一旦睡着了(油灯)就会掉下来,这样就会有问题。这就是所谓的苦行一个例子。他也一辈子在山上生活,只吃蔬菜,这也是所谓的苦行。在大圆满中不会说你要住到山上修行,然后苦行很多东西,即使那里没有食物。在大圆满教法中也不会说你不要苦行。当然在,在一些具体环境条件下你需要做一些苦行。大圆满教法说你要根据具体环境来行事,在那个环境当中是必须的,当然你就要这样做。但是在大圆满教法中不会告诉你要做这样(或那样)的苦行。有很多种的苦行可以做。在大圆满教法中我们不需要做任何苦行,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习如何发现本性,如何有能力进行融摄,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即使我们发现了本性,为了学习(融摄)我们就需要修这些有限时间的修法。有些时候我们要做一个星期的个人闭关,两周或三周,一个月、两个月或三个月。我们认为三个月已经很长了,是非常长的时间,已经是准备好了。但是我们从来不会说必须要做三年三个月零三天的闭关修行,这是密乘的传统;当然,如果有些人喜欢那样做,大圆满教法也不会反对你那样做。在大圆满教法中,我们有三部:心部、界部和窍决部。界部主要是让(对本性经验)有疑惑的人不再有疑惑,这是大圆满界部的要领。首先,在大圆满心部先进行直指,你尝试发现你的本性;因此,对于能低较低的人就有一些渐次的方法,学习如何发现本性。对于大圆满界部,在大圆满窍诀部中有与之类似的称为大圆满“仰滴”的系列教法。你们知道大圆满教法也被称作为“阿底”,“阿底”意思是本初状态,这被认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教法,是无上的道修。我们使用“仰滴”这个名称,它被认为比“阿底”更加重要,我们可以在黑关修行中找到这些内容,是为了快速发展融摄的能力。这意味着我们在融摄和实修这些修法,进行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等等,当我们具备了融摄能力,我们就尝试在日常生活中运用(融摄能力),没有局限的情况,这就是大圆满的方式。

但有时候,比如像我的女性上师阿育康卓空行母,当她接受了仰滴教法的时候,她非常有兴趣,她认为这是她达成究竟证悟的道路,她余下的一生都投入到这个黑关的修行,也没有什么限制说你不能这样做。只是没有采用象我们这样更多和更广阔的道修方法,一般上我们要了解这点。这里有很多根本密续中的引文和概念来解释这个。(藏文)对于心(心mind是指有意识分别的二元心,或称心识)而言,如果我们处于心的本性,就不会有任何概念。但是如果我们处于心识之中,心识总是会创造出很多不同的想法,大部分人都被心识局限住。因此在大圆满教法中,我们有很多的修行方法,比如“容申”(轮涅分别法)或者不同的住心法。首先是为了区分什么是心,什么是心的本性。我们不应该跟随心,心在一开始修行一些修法的时候是有用的,这就是跟教法和指导有关的事项,我们以这个方式来修;但我们并不是生起种种念头和幻想,当念头升起的时候就去追随念头。有很多人说“我有很多很多问题,因为我很焦虑,我有很多疑惑”,或者说“我感到很害怕”,所有这些都来自于心,心制造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紧张,我们日复一日地累积紧张压力,即使这样心永远都不会满意。心在制造越来越多问题。

有些时候心也会和我们气脉的能量合作,这样我们也会出现一些来自这些能量的境相和声音的体验,于是你就认为“这不只是心理作用,这是具体的东西。”我可以看见,我可以听见,有人在我耳边里面讲话,你不要做这个你要做那个,有的人就会问“我该怎么做,我是听他的还是不听他的?”有的人会认为有个精灵在我耳朵里面讲话;并没有什么精灵。那只是你的能量作用,心现在和那些能量协作,使你有更多的问题。因此你不要总是跟随你的念头。当然,如果那是一些必须的事情,比如今天中午我们要吃什么,我们去餐厅还是在家里做饭,那个不是幻想,那是要解决的具体问题,我们当然就要思考。而幻想是指本来没什么事情要做,你却在那里想“他在干什么呢?他在想什么呢?他是在对我干坏事吧?是不是有个坏巫师在对我下降头呢?”所有这些都被称为幻想,幻想来自于心的造作。有些时候看起来很真实,你要非常小心,不要总是跟随想法和念头,试着放松,在你的层面,不要成为心的奴隶,这样你就能够控制,你很清楚“除了我们的心在作用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这些是你应该做的。这里还说道:如果你真正处于心的本性,你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但如果你依赖心或者受制于心,你的混乱就无有尽头。

下面是另外一个引文。(藏文)当我们了知一切(omniscient)的时候。你们记得了知一切意味着我们处于本性当中,我们所有的境相,尽管是一般的境相和二元的境相,你不要受其制约。保持在你的本性当中,这并不意味着你的境相会消失掉,这些境相是无所不知的智慧的显现。这也是无上的禅定。(藏文)并没有我们概念中所认为的具体事物存在。这里有另外一个引文:(藏文)当你处于本初状态的时候,我们所说的一切现象的空性,不存在关于空性的主体和客体的概念,甚至也没有空性的概念。(藏文)我们这样就能够理解。(藏文)我们在一般情况下所具有的烦恼情绪,如果我们安住于本性,所有这些都成为智慧的一部分。我们不要陷入普通的烦恼当中,当我们有时候处于本初状态的时候也不要有所担心,你可能会想“嗯,这有点象小乘的‘果巴’”。‘果巴’意思断灭了所有念头,除了空性之外什么也没有。有些禅修者他们保持这种状态好几百年,当我们很快没有了思维和判断的时候你也不需要担心会落入这种状况。(藏文)你也不要因为害怕这种状况,就为此制造出一些概念。(藏文)这是再次解释这种生出恐惧和不安的状况。这是今天介绍的全部内容。

中坐法传承

现在我特别要给一些新来的修行者中坐法的传承。我要给予陇的传承,(上师念五大净化),这是在上师瑜伽之后第一个净化五大元素的修法。有些人的能量有紊乱,或者能量受到破坏,他们就变得悲观总是接受负面影响,这种情况下,协调你的能量就变得非常重要,这是一个针对这种状况非常强有力的修法。(上师念法本),这是皈依和发菩提心,同样很重要的是要了解皈依和发心在大圆满中的真正含义。有些人说“我从一个上师那得到皈依,那我现在是佛教徒了。”皈依并不只是要成为佛教徒,皈依是你要认识到有位像佛陀一样重要的上师,佛陀指出证悟的道路,证悟的意思是我们从无穷的轮回痛苦中得到解脱,因此你要皈依。在小乘当中他们会传授皈依戒,这个传统中很多人会被授予戒律。而在大圆满教法中你不需要接受这个戒律,如果你喜欢(持戒),这也是自由的,你也可以接受戒律。但戒律总会是局限你的三门,你的身、口、意都收到限制,可以做这些,不能做那些。这跟大圆满教法并不相应。因此,要了解皈依的真正含义。(皈依的)真正含义是:当你遵循大圆满教法的时候,你已经皈依了这个教法,是为了达到究竟证悟,这是真正的含义。当你开始修行的时候你要记得这一点:我是一个皈依了这个解脱道路,要达到究竟证悟的修行者。培养菩提心也有更为重要的含义。在菩提心方面我们有两个要点:培养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愿菩提心意思是:我要为一切有情众生的利益而证悟,不是仅仅为我自己,这就是正确的发心。行菩提心是:为此我现在要做一些事情(修行并获得证悟),不是说你只有好的发心而没有行动。这样我们就明白这是培养菩提心的两个方面。但菩提心的本质,则是大乘教法的精华。你要经常仔细地观察你的想法,你有什么样的动机。如果你有一些不良动机,你改变它然后培养良好的动机,这是大乘当中非常重要的修行,你可以总是做这个修行。这里我们也是这样来培养(菩提心):我为什么要修这个坐修法?是为了所有众生的利益。这是其中的含义。我们在皈依中使用的词句是金刚乘系统中的一般皈依文,(上师念皈依发心)在大圆满方式当中你甚至不需要用任何词句,只是处于这种(皈依)原则(的觉知)中也是可以的。现在我们修上师瑜伽,是莲花生大士的上师瑜伽。莲花生大士是象西藏引入所有原始金刚乘教法的上师,因此我们对他非常重视,但我们并不只是以莲师修上师瑜伽,而是通过莲师融合所有上师。(上师念法本)。我们用这个密咒来接受灌顶,(上师念法本)。。。。。。。(略)。我们现在回向功德。

嗡达日达日班达日斯瓦哈!
嘉亚嘉亚!悉地悉地!
帕拉帕拉!
啊阿哈夏萨玛!
玛玛柯林萨曼达!

好,结束了。


 
 
Copyright©三昧营 www.dc-cn.net  E-mail:tracy.nee@hotmail.com  thevoidone@hotmail.com  QQ:654732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