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示节选
 

南开诺布法王与全球大圆满同修会教师的会议

幻轮瑜伽、金刚舞和大圆满同修会教程教师会议

西班牙特内里费岛,2012年11月9-13日

摘自最后一天的开示(2012年11月13日)

英译汉:莲海

校译:TheVoidOne(无央) 

现在我们相聚在这里是为了开教师会议。教师是指一位正在教某些东西的人。有很多东西可以教,有人在教音乐,或者教木工活;所有这些都是教授,但我们所教的是一种灵性道路(修行之道),和修道有关,所以是不同的。特别是当我们提到金刚乘的教学传统时那更是不同,这个教法与金刚有关,这也意味着教法与我们的真实本性有关。教授者直接或间接地教授这些知识。

比如说在大圆满教法中,我们直接引导心进入心的本性。如果我们遵循事部(或事续)的方式,他们认为觉者具足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能认识到我们在轮回和转世中,而且我们因为不具足此品质所以我们需要求助于他们,请求他们赐予智慧。这就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此外,间接的方式比较慢,你要努力为接受智慧做些事情。

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我们在什么都不做而且处在不活跃的状态下,就算是具足无限的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的觉者也不能给予我们智慧。不是说每个人都可以接受这种智慧的。为了获得传承或者智慧我们总是要建立某种联系。我们不知道我们与觉者、道或者传承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所以,当我们用直接的方式,我们或多或少是在这条修行之路上,我们通过祈祷和祈请,要求获得智慧等等,这些意味着我们正在变得活跃,我们在祈求并积累越来越多的可能性获得智慧,就是这样我们不断进步。我们慢慢地,慢慢地进步,并接受到越来越多的智慧,但这并不意味着领受智慧和加持会使我们开悟。通过这些行为我们净化了我们所积累的负面潜能,当我们去除这些东西时,我们的明觉增强了。有了这些不断增强的明觉我们发现:修行不只是要我们祈求并等待接收加持。

修行之道和证悟与我们的条件状况有关。例如,大圆满教法就直接指出:我们的品质中具足噶达(本来清净)和陇珠(本自圆满),还有空性以及它所有的特质。非二元的状态是我们的实相 - 就像金刚乘 - 但我们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导入,我们知道自己有那种潜能,如果我们在生起与圆满次第等使用转化的方法话有些东西就有可能展现出来。你看有这么多种类的方法和教法。如果我们只是学习某一种辅助修法的话就会有一些原则:怎样修,最终目的是什么,相对而言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如何处理我们的身、语、意。出于这个原因,从一开始就要解释和这个修法有关的姿势、呼吸和和观想;这些都和身、语、意有关。当我们实修时,就有和我们身、语、意相关的咒语、手印和观想。手印和身体层面相关,咒语和语相关,观想和心意相关。我们修法正确就会有些收获,能起效用。这个效果可以是我们在自己所处的状况下相对所需达成的效果,然后我们就可以继续趋入全然的证悟。例如,如果我们对一个高层次的禅观法门非常熟悉,但如果我们有疾病或者有很多负面的干扰,我们还怎么能修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需要一个完美的相对层面的境况。

这种修法称为辅助修法。如果你知道辅助修法的真实意义话,它也可以成为主修法。但是,当我们严格地接受金刚乘教法时,尤其是大圆满教法,那从一开始老师就会介绍精髓所在,我们也对此非常了解,例如,上师瑜伽。让所有教师都明了修法的不同层级至关重要,这在工作和教学中都要贯穿始终。正确地做每一事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要发明新东西。如果你发明东西,这就不是真正的教法了。

在当今现代社会中,我们有太多的东西被称为具有“新时代”风格的教法和“新时代”风格的修法。很多人都说:“哦,这些修法都是很不错的,有一定的益处。”也许我们可以获得一些相对的利益,我不是说我们不会有那些利益。一般来说,我们可以有些相对的利益。另外,当我们使用我们的享乐,所有的一切,所见和所闻等等,然后会发生什么在教法中已经解释过了。比如说,我们看到有些动物总是要跳进火中。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喜欢火,想烧死自己;相反它们想享乐,它们看到了美妙的事物,诸如光和火,在燃烧之前它们很享受这些。它们说火很好而且它们喜欢火;你可以看到这些小飞虫都围着一盏灯,它们转啊转啊,然后被烧死。它们只是短暂地享乐过,但这不是享受,这是痛苦。

同样,在教法中会逐一讲解六根(感官),例如耳根,它有一个关于动物的例子。动物们非常喜欢音乐而猎人们能弹奏优美的乐曲。慢慢地,慢慢地,猎人向动物那里走去,与此同时动物全神贯注在音乐上,被这个音乐转移了注意力。在那一刻,它们正享受着,否则它们不会听音乐。因此,这只是相对状况下一个小小的利乐。那后果是什么?其结果是,过一小会儿,猎人靠近然后射杀了动物。

教法中有时也会使用蜜蜂的例子,它们会到处飞,飞进不同种类的花里,它们喜欢花香味。

巴珠(华智)仁波切有一首拿蜜蜂作例子的好诗,讲它们是如何受苦然后最后死去的。它们享受着并飞到花朵里面。突然天气变化,花朵闭合,然后蜜蜂就窒息而死。对美味,比如说对鱼的贪恋也一样。渔夫把小动物和食物连同鱼线一起抛到水里,鱼吃它并享受了一点点,然后在同一时刻它们被局限束缚住了,渔夫钓到了它们。还有的感官对色身起贪恋,即使是大象这样一种非常强大的动物。有时野生动物会感觉非常热就走到烂泥中,然后他们睡着或被困在里面,无法摆脱泥沼。

你看,这就是例子。有人说“新时代”(New Age)有些好处不足为奇。在西方世界,有人说,我们有一些新的方法,这很不错。他们使用这些方法更轻松地获得了利益然后就练起来,然后他们就增加和修改教法。如果我们这样做,就意味着我们对教法没有信心。我们这个时代的教法始于释迦牟尼佛、噶饶多杰上师和莲花生大士。从那时直到今天我们有了多少法脉传承啊?有多少修行人获得了成就并且证悟了?为什么他们证悟了?他们能证悟是因为他们具备了一切成就所需之因。没有必要添加一个现代技巧。我们对教法有信心就足够了,我们要百分百保证教法的纯正。教法就是这样起作用的,而不是你从印度教,佛教和道教这里或者那里加些东西后再写一本花哨的书,然后有些人来读它并发现这本书有些意思。现在他们想搞个工作坊,最开始是没有讲习班的,因为讲习班没有任何教法作为法源。然后那些开讲习班的人说东道西,然后那个成了一种教法。这就是所谓的“新时代”。

如果你想享乐几天,你可以这样做。在西藏这个被叫做lug mgo shag po,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lug是指“绵羊”,mgo是指“头”,“羊头”,shag po是指“朋友”,我们和羊头交朋友。在西藏,我们这样说是因为在新的一年里为了庆祝藏历新年,我们会用用传统的方式准备羊头。大多数普通家庭会弄到一个羊头,放很多月,等着新年才用。然后在藏历新年前,他们把它外面稍微烧一下,再洗干净,让它看上去像是只剩骨头了。里面有肉和所有的东西,但外面没有。然后他们在外面用酥油装裱,头被装饰地非常漂亮,第二天就是藏历新年。新年的早上会在厨房里准备一个供坛,坛上主要供品就是羊头,同时也有其它的供品,这是传统。汉人会做许多瓷质的羊头,看上去非常不错,绚丽多彩,很多藏族人买来就用它们,因为这样更方便。慢慢地,我们正在逐渐失去藏历新年的传统方式。

在古代,对藏人来说,藏历新年非常重要。西方人总是过节,全国性的或者宗教性的节日,你们有这么多节假日。在西藏,我们不会有这么多节假日,这就是为什么藏历新年在古代变得这么重要的原因。藏历新年持续三天,在前三天我们完全休假,我们不工作,我们只需要准备食物。从第三天直到满月,因为它是阴历,是半节假,只有一半的时间在工作,所以因为这样,藏历新年是非常重要的。在这种情况下,羊头非常重要。当藏历新年结束时,我们就把羊头扔了。我们不再需要它了。这就叫lug mgo shag po。我们只是在那段日子里需要羊头来结交朋友。

“新时代”就是像这样的事情。这并不好。教法需要有其确切的来源。任何一种教法都有其源头、传承以及至少有一个咒语。你还记得我们说的传承的“陇”(lung),它是指“陇”的源头,那人把这个咒语的作用置于声音之中,从那个时候一直到今天这个传承一直延续并不间断地在被使用。由于这个原因,它有效用,所以我们对源头的关注非常重要。我把这个叫chagye。教师如何实修,我们就努力学习并用同样完美的方式来实修。不发明新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否则,很多人都这样认为:如果你有一个想法,你可以按你的想法做,不管教法。教法与传承相连,否则教法就会被破坏而失去作用。出于这个原因,特别是在金刚乘的教法中,尊重教法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所知道的教法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经常解释的教法的特点,称为三解脱道。所有的教法都与这一点有关。出离道,你们很熟悉了,显宗的教法,小乘,大乘,我们不需要解释,你们非常了解。当我们说金刚乘,转化道,转化是这个教法的精髓。与显宗相比,这是一个非常高的层次,是精华所在。金刚乘的转化与大圆满是不一样的,它们不相同。我们说简单点,大圆满教法是直接从心进入心的本性,教师要引导并实现这一点。金刚乘的教法是用心意层面的概念来引导的。

你还记得我说过,大成就者们的修证层次非常高,也可以与报身层面接触。他们可以从这种报身层面的显现那里获得传承。这并不意味着有人讲法而他们在听,不是这样传法的。从法身层面的显现到报身层面的显现,当你与这种显现有了接触,你已经得到这个传承了。你还记得如何从法身开始,它是如何通过声、光与光线显现的。首先是声音、然后是光明和光线的显现,然后我们有了报身的所有显现。当你和这个有了接触,你已经获得了传承,不是口传。同样的,当我们阅读密续时,有时写道:彭措拿丹(phun tshogs lnga ldan) —— 圆满的处所,圆满的导师,圆满的教法,圆满的条件和圆满的时间。这是五大要素;密宗总是这样解释说,特别是在瑜伽部(瑜伽续)中。但是,当你继续研习并阅读内续部的内容,他们说,普贤王如来或者金刚萨埵或者其他什么人在提问或者回答 —— 这都能帮助我们从二元观念中来了解这些,因此,它就如是表述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真正发生过。

我们怎样理解这些呢?在胜乐金刚密续末尾,包括时轮金刚密法,它写道:没有人解释过,也从未有老师解释过。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让实相得以了悟并不一定需要一位老师。但我们根器还不足以步入这个层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记得,大成就者发明了灌顶,整套的灌顶体系,在我们的心灵上起作用。在我们的心灵上起作用是指心意层面的概念,转化本尊,转化到我们的净相层面。这不是本初状态,这也不是真的禅观,当我们思考和判断时,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在生起,使用生起次第法或者观想等。或者我们显现成一个本尊,我们所有的功能、能量、五大元素、五蕴、五根,具有这样功能的所有一切,通过这样的显现所有的功能被人格化了。为什么它们被人格化地显现了?它们被人格化是因为我们有着这样想法:我们正在禅修,不只是禅修修某种对境,而是为了显示运动状态,以期获得领悟,我们有这样的观想,我们正在训练,进行这种观想,最后我们认为我们有了一个整体观,我们可以在这种状态下放松。

我们认为生起次第现在已近具足而且也成就了,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应该融摄我们的身体。当我们在生起次第时,我们对我们的身体没有做任何事情,我们的身体被弃之不理。就像一个小小的幻想一样,我们观想,然后我们就修成了。现在我们需要融摄我们身体中存在的某些东西,我们的身体有它的脉道和脉轮,现在我们做观想,普拉纳(风大)能量,昆达里尼(拙火)能量,这一切都有其功能。我们正在补充并使用这些功能,并将这些显现进行融摄。这就是所谓的圆满次第。当你在学习生起和圆满次第时,你永远不得到这种解释。但是,我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我是一个大圆满的行者。我熟悉的大圆满的教法容。然后,我们就可以明白它是怎样运作的。最后,就像大成就者们一样,他们说,圆满次第和生起次第是不二的。全然处在这个状态中,就是所谓的大手印。全然之印契。

手印是什么意思?手印意味着一切都是象征。本尊的形象是象征。这不是真正的法身,法身没有形象。法身作为助缘显现。我拿大威德(Yamanthaka)打个比方。阎魔王是一个非常高层次的生命存在,和文殊师利相关联,然后文殊师利在阎魔面前显现为阎魔的形象。前面是阎魔,这是助缘,法身就像是一面镜子,如果有一个人在镜子前,那会显现出什么呢?投影。所以就出现了这个阎魔,就有了一些相连的可能性。可以沟通,可以看到,因为有一个形象,这个形象就像一张照片。如果你拍一张照片,你可以永远记住,在那一天你做了什么,你在哪里等等这样的事。同样,那个形象就多少成了进入法身真如状态的某种方便。这种阎魔的形象是一个象征,它是不是真实的。一个法身不存在形象,它是一种象征(表法),坛城(曼陀罗)是一种象征,本尊是象征,金刚乘一切显现和所使用的都是象征。

因此,全然的象征意味着现在我们不再依赖于这些象征。我们处在它真实的本性之中。这就是所谓的大手印的状态。你将会处在这种大手印的状态下,处在大圆满的状态,处在阿底瑜伽的状态,这些都没有任何区别。但趋入这些状态的方法不同,它们是不一样的。比方说,如果有人问我,如果有人是不是大圆满同修会的成员是否可以学习所有的教法,我现在会说不,这就是原因。

大圆满同修会不是一个社会组织。当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具有局限的社会,我们要应对这一点并有所作为。但是,大圆满同修会是“桑提玛哈桑噶”(Santi Maha Sangha)。特别是我们有很多SMS(大圆满同修会教程)的老师,他们必须明白大圆满的意思。“桑提玛哈”是乌金文,不是梵文,意思是“大圆满”。如果我们用梵文应该说“玛哈桑提”。“桑提”是一个形容词,在梵文中我们把形容词放在前面 - 就像英语和印地语和其他语言。但在乌金语中的形容词一般放在名词之后,就像藏语。“桑提玛哈”指“大圆满”,“玛哈”指“全然”,阿底瑜伽,它的原则,本初状态。“桑噶”(僧伽)你们已经知道了。这并不意味着“大僧团”或“全体僧团”,不是的,“桑提玛哈僧伽”是指“大圆满”。这是关于大圆满的知识经验。
 

纳奥米·蔡茨(Naomi Zeitz) 转录并编辑


文章首发于: http://www.melong.com/cn/teachings/205-instructors-meeting-with-choegyal-namkhai-norbu.html (转载须注明出处)

欲了解法王南开诺布上师及其大圆满教法:www.dc-cn.net

参加网络法会得传承实修的方法,请仔细阅读:http://www.dc-cn.net/fh01.asp?id=479

 

 
 
Copyright©三昧营 www.dc-cn.net  E-mail:tracy.nee@hotmail.com  thevoidone@hotmail.com  QQ:654732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