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示节选
 
内容提要:在大圆满教法中,融摄最重要。出于这个原因,金刚舞非常重要。

摄像:宝拉芭里

空行林和金刚舞的重要性

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开示

东顶胜营管理委员会会议,2013年6月10日

翻译:莲海

校对:TheVoidOne(无央)

金刚歌对大圆满行者来说非常重要。在东顶胜营尤其如此——这里与金刚歌的联系非常紧密。我想稍微解释一下,让大家知道它的重要性。

金刚歌与《声应成续》十六个(校注:声应成根本续有十六部相关的子续)密续中的一个相关 。《声应成续》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法教,也是大圆满教义的来源。在《声应成续》中有个被称为《日月和合》的密续,在该密续中说道:大多数行者在法性中阴、在大圆满的状态中获得证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有了关于金刚歌的解释,它说金刚歌对真知(校注:指本性经验)的生起,发现我们真实的本性非常重要。发现我们的真实本性对在这个状态下进行融摄至关重要。当我们融摄成功,我们就全然证悟。

所以金刚歌真的非常重要。所有的大圆满上师和修行者都熟知这一点。此外,这部密续说,我们需要唱金刚歌、跳金刚舞,我们需要把它和我们的色身融摄在一起。但在这部密续中,它并没有说我们应该如何唱歌和跳舞。在大圆满教法中你非常清楚,这应该是我们的态度:没有一定之规。所有的一切,作为行者我们都应该依照环境和经验行事。在该密续中没有特别说明唱歌跳舞的方式。

我十三岁的时候得到了这个被称为宁提雅希(校注:四心髓,或称四心滴)的大圆满教法,得到了这一部心髓。那时,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出现了金刚歌,有歌声和旋律。在我的梦中,我与我的舅舅钦则仁波切在一起。第二天,我告诉他我做了这样的一个梦,他问歌声里的唱词是什么。我没有全记住,只记得几个词。我把想起的告诉了他,他说我的梦是一种不同的金刚歌,我们可以在系解脱密续中找到这一点,在系解脱密续中有不同的金刚歌。然后我说,这真的看上去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向他请教唱颂的方法。他说他不知道。他说他知道这个咒语和教法的传承,所以我请他给予我这个传承。

然后,舅舅钦则给了我一些系解脱的传承。这是第一次。但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唱,我只听到过歌声。之后的某个时刻,我做了这种梦,梦里舅舅钦则说:“也许你可以问问你的叔公多登”。多登是阿宗珠巴(昂藏朱巴)的弟子。我舅舅认为也许他们唱过金刚歌。(你知道我的叔公多登。我写了一个传记,已经出版;他是一位虹光身证悟者。参看《虹光身——多登.邬金天增的生平与成就之路》,由象雄出版社与北大西洋书业联合出版。)

多登说,他不知道它的旋律,当他们唱歌的时候他有时听到过。所以我就问他们怎么唱这首歌,他说他不知道,但只知道有点像这样唱的,他就唱起来,但不是那个旋律。然后,我的叔公多登说,也许我能找到这首歌的一些释义。当然后来,我发现阿宗珠巴的一位弟子把金刚歌还有旋律记录下来,之外还有跳舞的方式以及一本书。我读了这本书,但它用的是比较传统的方式。在寺院里,他们按照传统来唱歌跳舞,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用直接了当的方式。所以,我一直没找到任何了解或者能教我金刚歌的人。

后来,我的梦慢慢地有了进展,因为我从我的上师蒋秋多杰那里得到了大圆满的传承,然后我明白了如何修上师瑜伽,在梦中保持觉知并有了具体的经验。在我的梦中,我多次听到金刚歌。当然,慢慢地我在梦里学习,然后我自己就开始使用和唱颂金刚歌,因为我发现这点很重要。但我没有遇到任何人能唱颂像在我梦里听到的那种旋律。

当我们开大圆满同修会的法会以及我在传大圆满法的时候,我在第一法会中并没有教金刚歌。在第二次法会中,我谈到了金刚歌并且说有可能把它唱出来。然后,在我的一些学生的坚持下,我同意了并教授了它。(大家知道我们今天开的法会是第542次法会!(鼓掌)这还不包括大圆满会议等,这些都是纯粹的法会(闭关),包括大圆满同修会教程(SMS)。)这是大圆满的原则。

后来很多人问我是在哪里学的金刚歌,是谁教我的。那时,我没有讲我的梦,我一直对此保密。多年来我都是这么做。我没有说我是在梦中听到了旋律。我说,“大概是我从别人那里学的,从阿宗珠巴的弟子们那里学来的”,也许有人相信这席话。(笑)这是更简单的方法 ——否则人们会生事,问更多的问题,那么对我来说就是个麻烦。我那时一直对这些事情保密。

后来我梦到了龙萨的教法,指示我可以教这首曲子和它的唱颂方式。例如,你可能会去其他大圆满上师那里,他们给你教授和指示,但没有一个唱金刚歌。这是为什么?大家都知道,金刚歌是最重要的,是大圆满教义的精髓,但没有一种利用金刚歌的传统方式。对于我来说,它对增长知识经验,融摄那个状态等非常重要。出于这个原因,我利用并且教授金刚歌。

之后,金刚歌和金刚舞逐步发展。这是另一回事了。首先,很多年前当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我被邀请到一个萨迦佛法中心去,所以我到了那里并讲解了大手印的法教,也讲了大圆满,以及为何两者原理相同。这些人当中有一些是贡嘎仁波切的老弟子。贡嘎仁波切是第十六世噶玛巴的上师,也是我的上师之一。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上师。

后来这些学生问我关于贡嘎仁波切传的大手印,然后我解释了,这些就是从那天起促成这个梦的辅助因缘:我梦到在一座山上有一块光亮的岩石,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然后,在我的心意当中,我认为这是一个空行母的圣地,我们应该去拜谒这个地方。然后我对所有的新加坡弟子说,我们应该去参拜这座山,这个圣地,大家都很开心。然后我们步行,都是山路,我们慢慢地爬到了山顶。我们几乎到了半山腰的地方,我看到在山上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寺庙,但去寺庙要爬一个很长的台阶。我想,“哦,这个寺庙很殊胜,也许我们可以去造访。我想知道这个寺庙是怎样的。”我朝附近看了看,有一个年轻的汉人女士。于是我问她,“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庙?”她说,她知道,是贡嘎仁波切建的寺庙。所以这个梦境与那天我和贡嘎仁波切产生因缘有着某种联系。

然后我说,“哦,这事很重要。贡嘎仁波切是我的上师,我们要看看这座寺庙。”我问她我们能否前往拜访。她说我们当然可以去。然后我们就出发了。我转过身对所有的弟子们大声说:“我们去参观这个寺庙。”然后,我开始爬很高的台阶,当我到达入口附近时,有一个胖乎乎的汉族女士坐在椅子上,当我们到那里时她备好了一些纸。她把纸给我,我明白我们应该付钱,我就准备好了钱。然后她告诉我,我们并不需要花钱。她把纸交给我,上面有两三个非常古老的汉字,但我不认识它。胖胖的汉族女士说,“进来,进来。”我很高兴我们能进去,然后我们走了进去。我们从寺院入口里面立刻看到它内部有一个非常大的白色雕像,似乎是度母,但不是我所认识的白度母。然后我就直接往里走,仔细看了雕像,它不是度母,但我不知道这是哪一尊,我不认识这尊雕像。

然后我往前走了一点点,看到下面有行字,写着:“贡玛德威 拉 那摩”,意思是“礼敬贡玛德威”。我对贡嘎仁波切会用到一尊贡玛德威像感到很奇怪,因为他所传授的窍决部法教并不是贡玛德威的法脉而且这些法教也和贡玛德威没有关联。我非常惊讶。然后我去到左侧,那里有一个楼梯,就像在西藏寺庙里的那种。我向这座雕像走去,并把我的头放在贡玛德威塑像的左膝上然后做了一个祈请,之后我想应该做个上师瑜伽来融摄在这个状态中。但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看到她左手有一个水晶球,水晶球里有完整的龙萨字母,有很亮的五色光。所有的光都在运动。然后我想这个雕像是真正的活生生的智慧,极为重要。

我坐在水晶球前,开始做无分别状态的上师瑜伽。在那一刻,我所有的弟子都过来了。他们四处就坐,我们念诵“啊”并处在无分别的状态,就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唱起了金刚歌。当我们唱金刚歌时,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声音,所有一切都和这声音融摄在一起。当我们唱金刚歌唱到一半的时候,我的感觉和视觉层面发生了变化。之后我醒了过来。我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有关贡玛德威的梦,这对我来说难以理解。然后,我告诉我的弟子们这个梦境,他们问我为什么是贡玛德威,我说我不知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整整两年多,我都没有找到我做这样一个梦的原因。

再后来,当我到达东顶胜营时在山顶处做了一次闭关,就在我的闭关房里。然后我做了第二个关于贡玛德威的梦。这是件重要的事情。我在一个很美妙的树木成荫的地方散步。我一般会有这样的梦,当我有了这样的梦境时,这启示(将会显现出)龙萨教法。有许多水晶岩,许多绿树,小小的红色鲜花遍布各处。当我有这些梦境时,龙萨教法会出现在一块岩石或者什么其它东西里。但在这个梦里,我在那里听到有人在某处唱金刚歌,我慢慢向前走,一边唱着金刚歌。歌曲快唱到了结尾部分,似乎周围没有人,但我还是进行了融摄也同时在唱。然后我继续走,到了一块岩石附近。在那一刻金刚歌唱完了,然后我看到了一些动静,所有的生灵都在唱歌。他们不是人类,而是有些奇怪的生灵。他们走路的方式看起来像企鹅,但脸部不是鸟类,而是人类的,头发很长,他们在行走移动着。我看到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生灵。然后当中两个靠近过来。我想问问他们是谁,我们又身处何方。在我的梦中,很多次我能用藏语沟通而对方用藏语回答。我说了藏语,但他们没有回答。我试图讲英语和意大利语,但他们没有回答。然后当中比我高一些的一个生灵拉住了我的手,我并不害怕,我想他也许想传达什么东西。我与这个待在一起,另一个离开了。他们中有一些飞了起来。他们还有翅膀。

我观察这些生灵的手不像人类的手,他们只有四个手指,似乎有四只眼睛,但不是真的有四只眼睛,像是额头上绘制的眼睛。然后,另一个走来,他会说藏语,他说:“欢迎您来这里”,然后我也说藏语,但他们听不懂。然后我说,“你会说藏语,我太幸运了”,他说,“是的,我前世在西藏,我记得藏语。”然后,他说这是贡玛德威的一个有点特殊的地方。我感到非常惊讶。然后我问贡玛德威在哪里。他说:“贡玛德威在那里的岩石上。”我说,“我很想拜见贡玛德威,你能帮帮我吗?”他说他当然可以帮我。然后,我感到非常高兴,和他在一起的另两位生灵走开了。

随后我们走了两三步后,我的向导开始飞行。我飞不起来。他往前飞了一点,然后又回来了,他说,“哦,我很抱歉,我忘了你不能飞。”然后我们步行。我们慢慢地走着,道路似乎是由一种类似海螺内壁的东西铺就而成的。当我们同行时,我问他怎么学的藏语,他说,“哦,我在西藏的时候,我的名字是特尼林巴。”在西藏,有两位或三位伏藏师是叫这个名字。著名的伏藏师第一世蒋贡康楚的名字之一就是这个,他是一个伏藏师,他的一个伏藏师的名字就是特尼林巴。还有一个苯教的伏藏师也有相同的名字。

我们稍微聊了一些,一边往前走,当我们来到岩石的入口处,他就说贡玛德威在里面。我以为贡玛德威是像人类一样的,但是当我们走到里面,有一尊和在像新加坡一样的雕像。我感到非常惊讶,我想起了新加坡的梦境。然后我走上前去参拜。之后,我的向导说我应该过去并留在贡玛德威前,那里有一个石头排列的三角。他告诉我去坐在这个三角上修上师瑜伽。我说行,我就过去坐在这个三角上,我做了啊字上师瑜伽,并处在无分别的状态中。在那一刻,向导就开始唱金刚歌。他大声唱着“哎玛给瑞给瑞”,然后从岩石,从各个地方都传来了这个响亮的声音,一切都融摄在一起。然后,我就唱金刚歌并留在那里。

我们继续唱了金刚歌的一小段,每一个音节,它的能量在我身体里流淌,我感觉到了什么,具体的东西,我之前从未经历过的东西。然后,我们唱歌金刚,在快唱完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我想,“这太不可思议了。”当金刚歌结束的时候他还告诉我说,“哦,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你在这个维度,这个地方得到的这个教法,知识和体验觉受。我们在过去已经有这样的体验,在我们投身为人类的时候。因此,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告诉了我这些,然后我就醒了。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我仍然没有确切的想法。然后,有一次我在空行林闭关时做了两个重要的梦,梦里开始有了金刚舞:我在与之前很相似的一个地方,听着金刚歌,然后我去到某处,像是一个通道,然后我到了那里,看到有一个坛城,有一群舞者,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前行,因为我发现他们唱的歌是我所听到的旋律。当我到达时,那里有一位上师,弟子们在学习而上师在讲解。老师非常慈悲地欢迎我加入,然后他们说,“我们正在跳金刚之舞。”我很感兴趣,就问我是否可以参与和学习,他们说我当然可以学,他们教了我一些动作并稍微解释了一下坛城该是什么样的。然后我们起舞。他们告诉我内坛城与外坛城的对应,我们应该如何转化,它是如何与金刚歌相关联,与动作相关联,不同的地方,代表我们内坛城的脉道和脉轮。

然后,我理解了一些,但我无法掌握得很好,我让乔(通常是他来协助)给我带些墨水或颜料来制作一个坛城。树林中有处我们用来烹饪食物的地方,我想我应该在那里绘制坛城。然后,我或多或少明白了坛城应该是什么样的。随着后来的一个梦境,我又多学了一点,然后我在清晨时分去了那里,而梦境和舞蹈逐渐增多,我也逐一把每件事都写下来以供回忆。因此,这意味着这里金刚舞是在这个地方发展起来的。(空行林)这个地方是因为它而极为重要。

我们唱金刚歌唱了很长一段时间,似乎节拍不那么重要,但是当它与舞蹈相连,与动作相连起来,节拍就变得非常重要。然后,金刚歌就变成那样,旋律与舞蹈相连,它变得非常精准。因此,我曾尝试把所有的舞蹈都记录下来,但我还没有全部完成。后来我又回到了意大利,在火山营时梦境又开始继续。再后来,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当我们在坛城跳舞时,所有人,男人和女人从红圈那里开始,当我们与外坛城结合时,外坛城在东顶胜营和西火山营都有,两地都是在红圈上。这是这个舞的起源地。我们有很多这类的内容可以学习。

有一点很重要,你不要因为其他上师不像我们这样修持金刚歌和金刚舞,因此认为它不是真实的。有时,人们有这种想法。你必须明白,这是真正极为重要的事情。在金刚舞中,坛城是与之对应的。我们有三种坛城,第一种坛城对应于这个地球,因为我们生活在地球上。坛城对应与个体和这个维度,不仅是在大圆满教法中如此,你可以发现在金刚乘中当你学习胜乐金刚的时候也是这样。有三种胜乐金刚的引导法,每种都有一个指示。有二十四个地方;大部分被确认在印度、西藏和中国内地,因为在远古时代,我们对西方世界和地球了解不多。今天的世界已经变小。我们可以到处漫游与他人沟通,我们可以了知一切。在古代,这是困难的,我们所知甚少。在藏语中有一个词,意思是“人类”,gonami,但字面上是指黑头发,一个人如果没有黑头发,他就不是人类。在远古时代,他们不知道有非黑头发的人类存在着。我们在古代文献中不停地用这个词,gonami,gonami,我们把它翻译为“人类”。这是一个例子。

因此,这就是我们的状况,我们没有太多的知识经验。在金刚歌中,它有对应处这一点真的很重要,不仅在印度和西藏以及“圣地”。圣地无处不在,因此,舞蹈不仅对应全球。地球是在我们的太阳系中。我们的内坛城也与太阳系相对应。当我们再深入一些的话,我们就要考虑宇宙。我们不知道宇宙的奥秘。宇宙也和我们相对应。在大圆满教法中,融摄最重要;我们如何融摄外、内、一切,处在禅观的状态。出于这个原因,金刚舞非常重要。此外,在《日月和合密续》的教法中,它写道,“金刚歌中具备六种解脱。”六解脱就是你所唱,所听闻的——这些为众生解脱创造了缘起。如果你食用用金刚歌加持过的东西,这也是(获得)解脱之因。

纳奥米·蔡茨(Naomi Zeitz) 抄录并编辑

文章首发于: http://www.melong.com/cn/teachings/276-the-importance-of-khandroling-and-the-vajra-dance.html (转载须注明出处)

 

欲了解法王南开诺布上师及其大圆满教法:www.dc-cn.net

 

参加网络法会得传承实修的方法,请仔细阅读:http://www.dc-cn.net/fh01.asp?id=479

 

 
 
Copyright©三昧营 www.dc-cn.net  E-mail:tracy.nee@hotmail.com  thevoidone@hotmail.com  QQ:654732467